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高水河边止语响

体育网 2020-02-14 16:48

安静的午后。太阳偏过头顶,照在高水河岸边一排水杉上,给小庭院斜斜射进一串串光束,温暖,柔和,岁月静好。我们走向小庭院深处,跟着老先生。老先生穿着家居服,刚刚午觉醒来,温和,随意,不急不徐。楼上设有书场,我们在长条凳上坐下。止语一拍响,老先生立即浑身来劲,两眼放光。探首,握拳,躬身,抬腿……模仿裁缝,装扮女子,虚拟刮风。扬州评话演艺28招式,几乎样样可以在这个随意表演的小段子里看到。

尽管我的童年里没有扬州评话,娱乐细胞没有受过这种文化的浸淫,但我的情绪还是被老先生带动着。先生的口头语言配合肢体语言,活灵活现,惟妙惟肖,包袱不断。

这个小段子诞生于上世纪60年代,为配合扫盲运动而作。说的是,一个不识字的大姑娘得瑟新衣服的事。

我大笑,惊叹于扬州评话的魅力。这样一个小段子,老先生居然兴味盎然说了几分钟。同行的老师对我说,他小时候喜欢蹭听老先生的父亲说书,蹭听了三个晚上的“活撕殷盖”,到底还是没撕掉。所谓“说书的看见鬼,听书的被鬼迷”,说的就是扬州评话的这种艺术感染力,让人欲罢不能,听了还要听。

老先生名叫杨铁城,艺名杨子儒,是扬州评话艺术家,《八窍珠》的传人。这是一个传奇人物。杨家是说书世家,先生14岁跟着父亲学艺卖艺,常常从高水河边码头启程,千山万水走遍。成年后成了一名工人,在平凡工作岗位上一干就是许多年。1988年,先生去香港创办企业,后又回到故乡,做金属工艺厂厂长,一直干到退休。退休之后,先生发现金钱地位什么都不差了,心底沉睡多年的艺术细胞忽然如老树逢春,嫩芽勃发。老先生重拾旧好,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,创办了“子儒书场”,把杨家传承200年的止语再次拍响,在大桥飞渡、楼宇林立的高水河边上,在手机电视电脑泛娱乐化的时代。

杨老先生今年81岁。像多数耄耋老人一样,老先生不大出远门。偶尔在老街上溜达溜达,有时还会骑一辆三轮车走街串巷,遇到人,人家都会主动问候一声:“杨老先生好!”在江都老街,老先生就是一个普通人。

但止语一拍响,杨老先生立即和普通人不同。他是扬州非遗文化传人,他把毕生积蓄用来打造自家小庭院,取名“天匙园”,这里是他的家族历史纪念馆。■张粉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