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鲁中文科班

体育网 2020-02-15 11:41

那时候,鲁中文科班成了一种时尚,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;但你只要走进鲁中,走到文科班上,你就不得不承认这一点。

我这里所说的文科班是指那时的大文科班,我当时处在小文科班,在大文科班的学生看来,我们真是乳臭未干的孩子。我记得有一次去体育场举行篮球赛,大文科班的几个主力,譬如大队长等人都没上场,就打了我们一个40比2。这2分还是大文科班班主任唐老师要求她的学生让的,否则肯定吃零蛋。那时候,只有我们这些小文科班的跟大文科班的学生模仿的份儿。有一次,我与大文科班的一个要报外语系的学生谈,他说他将来是要上北外的,当时我还不知道北外是什么。我当时头脑中只有一个学校,扬师院。现在看起来,我当时多么幼稚,我为什么非要报扬师院呢。后来那个学生没有考上北外,我也没有考上扬师。扬师成了我第一个没有实现的梦。

那时大文科班的学生是很厉害的。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酷得很。他们所说的话是那么成熟,有条不紊。他们大都会骑自行车,手一揿,铃儿丁丁零零地响。他们很会斗争。与胶化厂臭味斗争。与校外不良青年斗争。他们却不屑或者不愿与仅有一墙之隔的小文科班的我们斗争。我们时常走到他们教室窗户前,看他们济济一堂的样子。他们中有人居然把一本《辩证唯物主义常识》通通背下来了,厉害吧。有一次,校外的不良青年欺负到我们小文科班头上,大文科班出面了。班长是一个毛胡子,后来成了我的朋友。他带着大文科班学生把那个不良青年围在中间,光脚的臭味就够那个不良青年受的了。大文科班无形中成了鲁中的大哥大。只要有人说,他是大文科班的,我们就尊敬他。这是一种很盲目的崇拜。我们当时打心眼里就认定,他们将来是要成大才的。就像当时的李连杰那样。果真这个文科班的学生一直没有丢掉打抱不平的习惯。其中一部分做了记者,铁肩担道义,一部分成了教师,铸造新一代的灵魂,一部分成了警察。这班上还出了一个鼎鼎有名的小说家毕飞宇,他就是当初在鲁中文科班把自行车骑得很精的那个英俊的男生。

那时还有预考,我们预考之后,本来很小的小文科班更小了,成了微型文科班。班主任张老师很希望我们插到大文科班去,张老师说,你们这些学生,需要锤炼一下。张老师是很有眼光和气量的,最后就把我们插到大文科班去进行最后冲刺。这样我们又多了几位老师,教语文的唐老师,教数学的李老师,教英语的张老师。张老师会舞剑。有时我看到“闻鸡起舞”这个成语,我就想到张老师。还有一个教历史的钮老师,这个非常负责的老师在他女儿去世二十五小时后又上了讲台。大文科班人很多,我们只好坐在靠近黑板的一排。吃了大约两个星期的粉笔灰,高考就来临了。

高考来临的时候,天下着雨。所有的文科生都集中在昭中考试。我们又遇见分别了几天的大文科班学生了。我们偷偷地看着他们考完之后的表情,他们似乎都很乐观。而我们感觉自己考得一塌糊涂。我们感觉到我们也要上大文科班了,心中不禁有了希望。体检的时候在实小,我们这是最后一次与大文科班的学生相遇,我还和这个班上有一个唱歌唱得好的同学说过几句话,我告诉他我们下半年也要上大文科班了。

开榜的日子到了,我去了一趟鲁中取成绩单。似乎没有考上。奇怪的是,鲁中人很少,只有门口的冬青树和大叶子杨。我没有遇见大文科班的学生,我没有感到奇怪,只是为他们庆幸,他们终于可以不闻胶化厂的臭味了。

标签 中文 科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