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豪杰伯父也多情

体育网 2019-12-20 21:33

豪杰伯父也多情

○丁蓓

伯父1930年出生在苏北的江边古镇。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,作为长子的伯父从小就帮父母担水、烧火、添柴、打理老虎灶。后来,家里又添了一张嘴,这就是伯父的弟弟,也就是我的父亲,让本就贫困的家庭更加捉襟见肘。迫不得已,爷爷奶奶准备将小儿子送给一过路的生意人抱养。伯父知晓后,悄悄抱起弟弟,在他外婆家的门后面躲了一天。等大人找到哥俩时,抱养的事情也黄了。经过这件事,伯父更加成熟懂事,更加疼爱“失而复得”的弟弟,更加拼命地干活。

可是,日子还是没有半点起色,我的爷爷奶奶还时不时地打听谁能够抱养走。伯父恳求别将弟弟送人,自己出去闯生活,省口饭给弟弟吃。在一个夏季的雨夜,伯父收拾了几件小褂出去了,瘦小的身影淹没在漫漫雨中。

多年后才知道,原来是镇上的一位教书先生早就见几个苦孩子正直、聪明,经常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,引领他们去参加新四军。从此伯父走上了革命的道路,也与家里断了联系。那年伯父12岁。

刚去参军时,由于他年龄小人又机灵,被安排当通信员。一次,伯父送信去丁伙情报站,完成任务后临近中午,在老乡家里刚端上一碗粥时,忽然有好心的老乡报信,国民党带人来抓新四军小通信员了。伯父拔腿就跑,跑着跑着正不知往哪里躲藏时,一放牛的农人指点他藏在一废弃的桥洞里。

紧接着,伯父随大部队参加渡江战役,随大军打过长江去。解放初期,离家多年的伯父获得一次短暂的探亲机会。一路奔波,踏上这片乡土,他并没有立即回家,而是直接到镇上的龙王庙小学,找他日思夜想的弟弟。懵懂的弟弟看着眼前穿着军装英气勃发的青年,不敢相信这就是父母亲经常念叨不知去向的哥哥。倒是哥哥亲切地呼唤着他的乳名“鸭根”,才确定这就是亲哥哥。回到家,弟弟抢先进门向父母报喜:“哥哥回来了。”却被母亲骂了一通,“大白天说瞎话!”伯父进门的一声“娘”,让我奶奶缓过神来,母子二人抱头痛哭。

这次离别家乡后,伯父又奔赴朝鲜战场救死扶伤。回来后,伯父随部队先后去河南焦作、四川攀枝花、江苏昆山等地部队医院工作,最后调至北京总后勤部。后来,他的弟弟读完高中,也参军入伍了。

那一年,伯父和他在北京某空军部队当兵的弟弟相聚了。不久后,我在北京也出生了,伯父对他弟弟的爱护之情,又传递到了我的身上。一次,在部队宿舍里,幼小的我在床上蹦来蹦去,一下子打翻了床头柜上的台灯,打碎的灯泡撒满了床单。妈妈一边收拾一边准备揍,半截门帘下出现一双绿军鞋,伯父掀开门帘进来了,我的救星到了。伯父一脸慈爱地抱起我,我躲进伯父怀里委屈地哭起来。伯父一边安慰我一边拿出带来的巧克力,还有一双新的尼龙袜。前几日,我在伯父家无意间露出有破洞的袜子,没想到伯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。从伯父手上接过新袜子,伯父的慈爱让我破涕为笑。

1999年,我新婚后,去北京看望伯父。一见面,伯父拉着我的手,眼里泛着泪花哽咽地说道:“没想到我还能活着见到你。”伯父捧出他的影集,这是第一次我看见了朝气蓬勃、气宇轩昂的伯父。

快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晚上,伯父提议晚饭后带我们去军区大院散步。逛着逛着走到一服务社门口,伯父突然问了我一句:“吃巧克力吗?”要掏钱给我买。没想到这么多年了,伯父还记得我小时候的爱好。离别时,伯父叮嘱我老公:“我就这么一个侄女,你要好好待她。”在伯父心中我不只是他的侄女,就像他的亲生女儿一样。

2015年的一天傍晚,伯父打来电话,告诉我他得了结肠癌,语气声调还是那么洪亮有力。是的,伯父一直就是以顽强的意志、饱满的精神和乐观的态度生活着,他一直就是一个革命战士!在最后的岁月里,伯父躺在301医院的病床上,每天都思念着老家亲人、企盼着老家亲人的到来。有一次,我早晨送孩子上学途中接到伯父电话,然后伯父说打错了。现在想想,这是他想听听我们的声音了,思念我们这些晚辈了。

2016年,我们全家再次去北京时,人间已无伯父!大哥拍摄了伯父在医院最后与病魔作斗争的视频,在病床上的伯父摩挲着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奖章。伯父一辈子获得过无数奖章,这是最后一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