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金石声、田家风、蔬笋气——阮元的家宴是这样的

体育网 2020-02-23 18:06

最近,扬州成立了太傅阮家菜文化研究会,很多人就好奇,当年的九省疆臣、一代文宗阮元是如何聚亲友、开家宴的?

阮元的节俭清廉很是著名,对当时官场往来宴集的陋习避之不及,每逢生日茶隐一日更是众所周知,但这些并不影响他偶开家宴的兴致,却是让他的家宴开得更别具特色。就其一生,从他的诗文中你能读出,他的家宴始终充满了金石声、田家风、蔬笋气。

从杭州到广州乃至晚年回到扬州,阮元开的家宴上,都能经常听到琳琳琅琅的金石声。阮元作为金石大家、学术泰斗,倡导推动以金证史,收藏吉金,释读铭文,一时蔚然成风。阮元更是别出心裁,醉心于金石的古雅坚确,将金石引进了祝寿、会友的宴席上。浙江巡抚任上,嘉庆八年二月二十六日,阮元的父亲阮承信七十寿辰,阮元拿出了商周十三樽不同的酒器,有角、觯、罍、卣、彝、觯、觚、卣、斝、爵、钘等等,邀请朱为弼、何元锡、陈寿祺等13位亲友、门生,分咏献诗,为父作寿。一时,金石声、诵吟声在美酒的香气中顿挫悠扬。阮元分得商父丁角,为堂上寿作诗,他深情咏诵:“万物孰最寿?吉金至坚确”“愿言千百年,寿如金石长”。第二年,父亲七十一寿辰,他另选商周十三酒器为堂上寿,再次家宴,分咏献诗。所以,阮元青铜藏器中,便有了著名的“前十三酒器”与“后十三酒器”的收藏系列。后来,好友黄文旸七十寿辰。阮元在所藏的器上凿款,赠送黄文旸。在两广总督任上,有一次约请好友家宴,阮元竟用鼎、簋、盂等青铜藏器为食器,盛菜舀汤,学人好友恍惚似穿越回到了三千年前的宴席上。

阮元的家宴,还充满了一种浓浓的田家风。他每到一处,总喜欢自开菜园。每逢家人节庆、客人来访,阮元最喜欢采摘菜园中的当令时鲜,现摘现吃,清妙无比。早在杭州,阮元就自种园葵烹食,吟有《种园葵烹食之》诗。从杭州到北京,住在小园里,夫人孔璐华、妾刘文如及数子一家团聚,阮元便带领一家人种菜,菜芽长出,阮元每天傍晚一有闲暇,就去浇灌园圃。有客来访,置备家宴,妻子儿女在桑阴下的石几上,杀鸡煮饭,阮元自己去剪秋蔬,交给行灶去煮。一家人都在小园田圃忙碌,田野风,劳作乐,让阮元的家宴充满了一种别样的情怀。

在云南昆明,他将后花园一个废弃的小花圃,改种成一个菜园。晚秋一场初霜,阮元感到霜打过的菜有一种不同于鸡和猪的清妙。阮元赶紧亲手刨挖,当晚全家品味,原来其菜根特别香。云南巡抚伊里布,与阮元可算是多年共事,虽然后来成了投降派的代表人物,但当时与阮元却是清廉相投。阮元设家宴招待伊里布,就在花园菜畦旁边。阮元把行灶搬到廊下,烧水煮茶,茶烟轻扬;伊里布看着满园的蔬菜,很是眼谗心动,当即赋诗一首。阮元也步其韵和诗一首,诗题为《伊中丞过东园蔬饭,见示一律,即和原韵》。诗中有“回廊隐隐茶烟扬,行灶青青菜把饶”句,飘出的那种浓浓的田园风,不但让两位封疆大吏很是陶醉,让我们后人也颇为神往。

阮元还经常利用家宴,让子女体验感受寒俭清贫的生活,此时的家宴便充满了“蔬笋气”。所谓“蔬笋气”,宋代用来形容僧诗清寂的特色。到了明清,“蔬笋气”便成了一种清寂寒俭生活的形容。阮元不但自己有意识地追求节俭清贫的生活,以此磨砺意志、保持廉洁,还有有意识地引导教育子女,让子孙们知道吃苦的滋味,养成甘受清贫、喜爱劳动的生活习惯。

除了直接告诫子女“浮华吾所恶,勤俭保令誉”,还经常开这种充满“蔬笋气”的家宴,让他们品尝“藜藿味”。藜和藿皆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,古人以此来泛指粗劣的饭菜,此时的家宴就成了阮元家教的课堂。在云贵总督任上,阮元政简身闲,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对子女开这样的家宴。他一边有意识地让儿子“使识蔬笋气”,还引导儿子反思,我们一家都是为官为宦的,是所谓的“肉食者”,究竟我们是否能够“远谋”,要时时地反躬自问“一家肉食者,远谋问能未”。

其实,不光是与子女开家宴充满了“蔬笋气”,他与孔夫人的家宴也离不了蔬笋,离不了这样的反思。1812年,他将赴山西办案,孔夫人在京给他饯行,他忍不住作诗感慨:“好将蔬笋饯余春,举案居然我是宾。肉食到前迟下箸,自思可是远谋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