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战争中的扬州情缘

体育网 2020-02-24 16:53

1937年12月21日,约翰.拉贝在他的日记中写道:“全体外国侨民,在鼓楼医院门口集合,形成一个整体队伍朝日本大使馆进发,打算向田中先生呈递一封信,要求日本立即采取措施,制止日军在南京城大部分地区纵火、抢劫和肆无忌惮的有组织的破坏,制止一周来日军给这座城市造成的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痛苦……”

在这封信中签名的共有22名外国侨民,其中一位就是欧内斯特·福斯特。这位1936年至1937年之间在扬州美汉学校服务的美国圣公会牧师,在侵华日军血洗南京城时,不仅没有听从使馆警告离开中国,反而选择留在南京帮助那些寡妇孤儿与极端困苦的失去家园的人们。同时,这位美国人更牵挂着同在铁蹄之下的扬州人,“我没有得到有关扬州命运的消息,只知道那儿有战事,城市已掌握在日本人手中。我不知道他们对待那儿的平民是否也像这儿一样。”

在福斯特身上,我们看到了一个真诚善良的国际友人形象,以及在战争中体现出来的人类正义良心。

福斯特和他的妻子

仓促离开扬州

“福斯特和我决定在扬州逗留,打点行李,等什么时候把物品运走再动身……我们呆在扬州时,那儿只有两次空袭。”

福斯特1895年生于美国宾州,1917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。在巴尔的摩圣保罗小学担任校长助理两年以后,作为圣公会牧师前往中国,并在扬州美汉学校教书。这座学校的地址,在今盐阜路东端,古运河西岸。1936年他与律师汤森的女儿克拉丽莎(Clarissa Townsend)在波士顿结婚。福斯特夫妇一同来到中国,住在扬州。直到南京沦陷前一个月,他们才从扬州移居南京,在圣保罗圣公会教堂服务。1937年11月底克拉丽莎从南京撤退到汉口,1938年1月中旬经香港到达上海。福期特则与另一位牧师马吉,留在南京度过了大屠杀的全部岁月。

福斯特夫妇保存在耶鲁神学院的信件、报告和照片,为南京大屠杀提供了真实而生动的记录,其中也有扬州在沦陷初期的真实记录。

在这批信函前面,有克拉丽莎夫人的按语,谈到战争初期的情形,“1937年11月2日,我们离开上海乘船往南京方向去,同行的还有准备回扬州的格林先生。次日中午到了通州,我们得在那儿等待,直到第三天傍晚我们才安排好继续前行。我们与另外三个外国人和一些中国海关官员一起,雇了一只私人小艇,花了二十三个半小时由内陆运河直抵扬州。福斯特和我决定在扬州逗留,打点行李,等什么时候把物品运走再动身……我们呆在扬州时,那儿只有两次空袭。在扬州呆了一周,我们便动身去南京。”

克拉丽莎说,“11月12日,我们于早上出发,但到镇江发现火车晚上才开,于是白天我们就呆在内地会。从上游来的军队奔往苏州前线,他们拥挤在火车站里,我们得多次停下。从镇江到南京花了四个小时。11月16日,菲尔德先生去了扬州。11月18日,伴随着要求所有政府官员撤至上游的命令,南京陷入一片恐慌。难民们逃进城里,其他的人涌向城外。任何一个方向都没有运输工具,家具物品、办公设备都被堆放在街道和人行道上。外国使馆也在撤离,我们的许多基督教家庭也准备转移。”可克拉丽莎在按语中写道:“两天来,我们一直想通过电话与扬州取得联系,想知道那儿情况如何,并催促布里默小姐和我一起离开。但线路不通,我们无法联络。后来我们得知,当时他们已在镇江。”这一对美国牧师夫妇,在日军大兵压境的时刻,还时刻惦念着扬州。

福斯特写给妻子的信

时刻关注扬州

“有传闻说,扬州现在已经落入日军手中,还有泰州、宜陵、泰县等地,所以我猜想可能还有更糟糕的消息。”

福斯特在战争初期的家书,主要是写给夫人克拉丽莎的。他的信逐日实录了自己的见闻,关于扬州的情况如下——

1937年11月23日,星期二。福斯特在信中说,刚刚传来空袭紧急警报。使馆的帕克斯顿先生今天传来电文:“无锡团体抵达。电告扬州关闭机构来上海,马吉与福斯特如有可能撤离时即来上海。”表明战争迫近,扬州教堂已经关闭。  

11月24日,星期三。福斯特在信中说,“小姐和蒋小姐昨晚从扬州来,我刚同她们谈过。她们报告说格林先生、菲尔德先生和布里默小姐已离开。关于建立一个中立区的事可能有希望。中国当局已同意,上海的日军最高统帅松井将军据说也认为可行。鉴于南京类似计划的成功,指定的地点应包括金大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。”  

11月26日,星期五。福斯特在信中说,马先生22日从镇江寄出的一张明信片上说,他正在往安徽的回家途中,艾尔西娅、斯蒂文、莱丝莉和他在一起,“这说明了他对扬州人撤退至上游而非下游到上海的误解”。又说:“扬州的寇先生寄来一封快件,说省政府想‘借用’我们美汉学校的建筑作为办公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