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qín钱:寻钱抑或勤钱本意探析

体育网 2020-02-24 20:14

寻钱即求钱,表达对钱的需求而已,如何寻求、找到钱,字面未曾表达;赚钱,获取钱财到手,专指结果,亦略带欣喜之情。挣钱,意谓获取钱财必当耗费力气,不可能是唾手轻取。苦钱,不仅耗费气力,而且当事人颇以为苦,须凭毅力坚持吃苦才能收获。我猜想,这些词语的产生时间顺序,也许最早是寻钱、赚钱,后来有挣钱、赚辛苦钱,进而为苦钱,言简意丰且极为质实传神。

■明光

上次议论“苦钱”后,有朋友打电话告诉我,扬州人还说“qín钱”。是的,扬州人常这样说。街邻小王找哥们大张:“嫂子,张哥在家啊?”“不在家,出去qín钱了。”小孩哭闹着要爸妈陪上公园玩,他妈说:“我们要上班qín钱呢,没有钱怎么玩?”qín钱,意思与挣钱基本一样,多数场合与苦钱互换使用,也毫无滞碍。我按音据义定字,以为当写成“勤钱”,要想挣钱,必须勤快,越勤快,挣的钱可能越多。说得通吧?

那天与李同学闲聊,以此请教,他比我年长,直接摇头,“差矣,应当写成寻钱。”问何故,李同学说就应该这样写,大概找钱的意思。到图书馆翻查《扬州方言词典》,果然,“寻钱:挣钱”,例句是“霞子(小孩)出来寻钱以后,家头日子好过多了。”再查扬州评话诸书,评话大师王少堂的《武松》提到:俗话说“生处好寻钱,熟处好过年。”心中叫声惭愧,幸亏没有莽撞,否则丢人丢大了。

惭愧之余,倒想探究为何说成“寻钱”。难道当年扬州遍地是钱,随便找找,弯弯腰,伸伸手,就可以取得钱财?当然不是。清代扬州盐商富得流油,也不见得逢人送钱;果真这样,谁还会去替盐商制盐、担盐?盐商也无法做生意了。也许是“寻找机会挣钱”也即“寻找挣钱机会”的意思?想想古代扬州,主要是个消费城市,有钱人多,需要的服务也多,底层百姓或提供劳力,或凭借手艺糊口谋生。这连乾隆皇帝都知道,所谓“(扬州)商人习为侈糜,其技巧役之贫民藉以糊口者甚众,亦损有余补不足之道”。挣钱机会多,不等于在家里坐等,还需要到街市上与人交流,来获取佣工出力或交易买卖的信息,以便取得干活的机会或促成交易。古人不似今人多有稳定职业、按月拿工资,只有不断出门寻找机会来挣钱。好比商贩,也要沿街叫卖,或开门守店,方可做成生意。

正为此解沾沾自喜时,忽然想到,“寻钱”一词始于何时?若正是产生于清朝之扬州,此解似乎正确;若早于清朝,此解便是井蛙之见。一查,很不妙,至少在元朝,“寻钱”已然流行。元杂剧《老生儿》有句“乡内寻钱买纸烧,它处烦人沽酒浇”的曲辞;明代著名小说《卖油郎独占花魁》中,老鸨见莘瑶琴不肯接客,心下十分焦躁,“本是要她寻钱,若不接客時,就养到一百岁也沒用。看来,扬州人说“寻钱”,乃是古语传承,并非清代盐商文化的衍生品;果然不可望文生义,还得小心细查。

而且,“寻钱”也非寻找挣钱机会之意,更多是“求钱”的意思。明代写林冲《夜奔》那出戏的李开先,脑洞大开,编撰一出短剧《园林午梦》,让崔莺莺的丫环红娘与李亚仙的丫环秋桂斗嘴,互相贬损,红娘指责秋桂“你改不了讨酒寻钱做重台的嘴脸”。讨酒寻钱并列对举,就是讨酒求钱之意。前两例,寻钱换成求钱也很贴切。

挣钱、赚钱、寻钱、苦钱为同义词,前两个各地通行,后两个则是方言,地位却有霄壤之别。赚钱、挣钱,《汉语大词典》均有专门词条,而“寻钱”一词虽古,却没有立足之地,恐因方言而见弃,“苦钱”自然也名落孙山。好在百姓不管词典收不收,照用不误,犹如评选十大流行语,各有标准,游戏而已,落选词语我自流行。

诸词既然说法不同,其意自略有差异。寻钱即求钱,表达对钱的需求而已,如何寻求、找到钱,字面未曾表达;赚钱,获取钱财到手,专指结果,亦略带欣喜之情。挣钱,意谓获取钱财必当耗费力气,不可能是唾手轻取。苦钱,不仅耗费气力,而且当事人颇以为苦,须凭毅力坚持吃苦才能收获。我猜想,这些词语的产生时间顺序,也许最早是寻钱、赚钱,后来有挣钱、赚辛苦钱,进而为苦钱,言简意丰且极为质实传神。挣钱、苦钱是一线劳动者身体力行、流汗竭智才赚得几文钱的吐槽、感慨,映射着自食其力的自豪和辛酸。

顺此想来,扬州“qín钱”,说话重音落在“qín”字,不了解传统,听来直接就是外出劳作挣钱之意;似也不妨据音定字写成“勤钱”,勤能生钱嘛。“勤钱”以主动乐意的心态去干活,是不是比“苦钱”来得轻松愉快些,而有了“开心工作”的现代色彩?

循古音,定新字,虽不合来龙惯例,似可启去脉新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