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过年索水粉

体育网 2020-02-24 23:08

我老家在邵伯湖西的圩田地区,主要种植水稻,庄上的农民也会在那些髙岗上,种一些蚕豆、扁豆、豇豆以及绿豆等作物。绿豆除了在夏天熬一点绿豆汤,喝一喝,消消暑以外,主要是用它来过年索水粉。因为水粉细长绵软,寓意顺遂久远,是过年必不可少的家常菜,图个大吉大利嘛!

记得小时候,庄上有一姓吕的农民,他家在扬州开了一爿豆腐店,家中也有两间水磨作坊。俗话说,大冬大似年,每年冬至那一天,豆腐店老板就会安排一个有经验的大师傅下乡,帮助庄邻以及前后三庄的农民,安排磨豆浆、索水粉事宜。按照惯例,先本庄,后外庄,事先排好顺序,有条不紊地进行。从冬至那一天开始,前前后后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,费时费工,可以说是一项非常艰难的苦差事。

首先是磨豆浆。一般说来,每户都要磨头二十斤绿豆。开磨时,客户要用水桶将绿豆浸泡一天一夜,使豆子充分膨胀。第二天清晨,就挑着水桶来到作坊,两条水牛轮流拉磨,牛歇人不歇,忙个不停。作坊的房梁上挂着一个特制的吊浆伏子,它是用一块四尺见方的细白布做成的,下面放一个大水缸。磨好的豆浆,先舀到伏子里,轻轻地摇,慢慢地淋,得花好长时间。等豆浆淋干了,伏子里的豆渣,倒进一只水桶,缸里的豆浆倒进另一只水桶。客户挑回去以后,豆渣用来喂猪,豆浆经过沉淀,滗去清水,余下的就变成粉砣,将它放在阴凉处,半个月后,就可以用它索水粉了。大师傅挺辛苦,起早带晚,忙得团团转,尽管是天寒地冻,滴水成冰,冷得要命,可他却只穿了件小棉袄头儿,仍然大汗淋漓,也顾不上擦一把,真不简单。一天下来,可以加工150多斤绿豆。加工费一毛五分钱一斤,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,望着那花花绿绿的钞票,浑身的劳累又算得了什么呢。

等所有客户的豆浆磨完,紧接着就开始索水粉了,次序照旧,仍按上次磨豆浆的先后顺序进行。索水粉时,也不再二次收费,因为上次磨豆浆时已经一次结清了。索水粉从午饭后开始,客户挑着水桶,一头放砣粉,一头放干劈柴,挑到水磨坊。吕家的土灶上放了两口大锅。等锅里的水都烧开了,大师傅先将砣粉放进大头钵里,再将它放进沸水锅里慢慢地焐,使之软化,然后兑上少许掺了明矾的水。明矾的作用,一是使砣粉具有韧性,二是防腐,水粉养在水缸里,个把月也不会变质。此时,正值四九天,天寒地冻,可大师傅只穿了件衬衫,只见他用双手将砣粉使劲地揉,非常吃力。揉呀揉,看看黏性差不多了,用手一拽,拉一把,往上一举,一拖多长,弯弯曲曲地直往钵子里淋。索粉的铜勺子,底部锥了若干个均匀的细眼。大师傅动作麻利,十分灵活,他右手托舀子,左手揪一把稀砣粉往舀子里一捺,砣粉就从细眼淋到了开水锅里,稍煮一下,就浮上了水面。锅旁站着一个帮忙的人,就用两根又粗又长的毛竹筷子,将已熟透的水粉,搛到放了半桶冷水的水桶里。每隔二尺左右长,就用手猛一撅,将水粉扯断。就这样一边索,一边叉,很快就将一大头钵的砣粉索完了。索粉时,厨房里烟雾缭绕,热气腾腾,大伙儿说着笑着,呈现出一派欢乐的气氛。索完一家,大师傅稍微休息一下,继续再干,直到夜晚十点钟才休息。

现在过春节,大家仍然有吃水粉的习惯,但大都是从街上买回的机制山芋干粉丝。往年各家各户忙着索绿豆水粉的热闹场景,早已成了美好的回忆。■陈锡瑾

标签 过年 水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