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母亲的遗产

体育网 2020-03-31 06:40

2016年4月30日,一个令我心碎的日子。傍晚,接到妻子的电话,母亲在透析后晕了过去,霎时,头脑一片空白。母亲早上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?

当我赶到医院时,母亲已被送往重症监护室。我们只好在ICU病房外焦急等待,在走廊外走来走去,一片沉默。就这样不知来回徘徊了多少次。“吱呀”一声,ICU门开了。“我母亲怎么样了?”“没见起色,要用呼吸机辅助呼吸。”我们的心一下子降到了冰点。在煎熬等待了两天后,医生得出结论:已经脑死亡。那天我们已经做好回去的准备,但人命关天,哪怕还有一线希望,也要搏一下。于是,大家决定再等一天,等待着奇迹的出现。但等来的是彻底的绝望。母亲就这样没有留下一句叮嘱的话,就悄悄地离开了我们,永远地离开了。而除了夺眶而出的泪水,我们什么也做不到。

母亲一世奔波劳碌,父亲去世早,她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四姐弟拉扯大。为了让我完成学业,母亲起早摸黑,披星戴月,采松脂、种八角、采竹笋、种香菇,每一样能赚钱的,她都想到了。母亲就像不知疲倦的老黄牛,拼命地干活。我顺利跳出“农门”,则是母亲最引以为豪的。

母亲迷恋故乡的田地,故乡的一草一木以及故乡的人情世故,都令她放不下。我几次叫母亲到县城住,她硬是说住不习惯,住不了多久就找理由要回老家。直到我儿子出世,叫她来帮忙照看。

一次,下班回家,一位熟人拦住我:“你怎么回事,怎么那么不孝顺?你妈到处捡垃圾卖。”晚上吃饭的时候,我跟母亲说起这事,母亲说她闲着没事,是会去捡垃圾卖。“我们家又不缺钱,你干吗出去捡垃圾?让人看见了,我的脸往哪搁?”“捡垃圾怎么了,我一不偷二不抢。”母亲振振有词。听母亲这样一说,我彻底无话可说了。静下心来细想,母亲的话也有道理,别人说就由着他们吧。

母亲一生节俭,十分疼爱我们。小时候,家里很穷,平时吃的是木薯粥、木薯饭,只有在过年过节时才有饭吃、有肉吃。每次有好吃的东西,母亲自己总是舍不得吃,总是要让给我们吃。那时,母亲就是保护我们的神。后来,生活条件好了,但母亲还是“本性”不改。我多次做母亲的“思想工作”,说想吃什么都可以买,可她哪听得进,无论下多大的功夫,都无法给她“洗脑”。

过年过节,给母亲钱,她也不舍得花。母亲老家的床是用两张凳子上面放床板铺成的,她去世时,我们在拆床板时,发现床板与凳子之间夹着一些小塑料袋和小布袋,打开一看,大家都惊呆了,里面是崭新的百元钞票,最后一清点,竟有两万多。我知道,这些钱是母亲平时节省下来的。

写到这里,我的眼睛又湿润了。

标签 母亲 遗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