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外婆的韭菜饼

体育网 2020-04-01 10:38

“三月韭,绿油油;叶叶肥,人人瞅;唱春光,喜心头。”苏北大地上的孩子,有几个不会唱这首和韭菜相关的儿歌呢?我对韭菜最深的记忆,来自我的外婆。

外婆住在一条小河的南面,大门一推,就是田地。儿时,每年三月都要去看外婆。说是去看外婆,其实是嘴馋,想外婆摊的韭菜饼。第一刀韭菜总是留给我们,母鸡生的蛋也聚在瓦罐里。割一把韭菜,切碎;磕两只鸡蛋,搅拌;再加面粉、盐粒、水,搅成稀糊糊。铁锅烧热,菜油刷锅,葫芦做的瓢舀一勺带韭菜碎的面糊糊往锅里箍一圈,极薄,锅热,基本贴上去就熟,立马香气袭人。外婆右手拿瓢,左手转动锅里的韭菜饼出锅,这边出一张,那边又箍一张。这样的韭菜饼,卷起来咬带劲,就稀饭呼呼啦啦两大碗,小肚皮滚瓜圆。咸头正好,不用小菜。那醇厚的韭菜香,带着万物萌生的生机和活力,还有春雨润泽脱胎换骨的新鲜,令人终身难忘。至味不是山珍,是清欢。最朴素的食材,最家常的做法。当然也有手艺高下。

下班后,有时我也会买一把韭菜回来,当晚就为孩子们做韭菜摊饼。所有的步骤,都在复制外婆的一招一式。我想外婆,我想春天,我想那些有外婆的春天。我把思念融在韭菜饼里,孩子们吃得欢呼雀跃,尝到了春天的味道。

外婆离开我们二十七年了。外婆,好想您!

标签 外婆 韭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