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父亲最后的时光

体育网 2020-04-01 13:03

又是一年清明将到时。转眼间,父亲离开我们已跨过三个年头了。父亲刚去世不久的一个傍晚,我们开车回老家看望母亲,那天雪下得很大,门口积雪厚得车子无法驶入。我和儿子边铲雪边想,如果父亲在,肯定会提前把雪清掉了。而如今家里只剩体弱的老母亲,铲积雪、挖菜地、磨豆腐、腌咸货……许多以前父亲包办的事一下子没人做了。进家后,母亲又告诉我,大院内那棵父亲栽下的桂花树,树干被雪压断了,只剩树皮相连。我心如雪上加霜,更加悲从中来:难道这棵树也有灵性,得知主人走了,追随他而去。

父亲2015年年底就感觉身体不适,但他为了让家人安心过个春节,直到2016年3月才告诉我们。我随即带他到医院做检查,确诊是贲门癌后当即手术。2017年6月病情复发,12月去世。父亲的去世,让我真切地感受死亡原来并不遥远。用一位友人的话说:我们祈祷父母健在,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像一片树林阻挡了死亡沙漠的侵蚀,隔断了我们和死亡之间的距离。在父亲术后一年多特别是病情复发后的半年里,我们亲历了父亲饱受病痛折磨的全过程,非常心疼、倍受煎熬,也万般无奈。因为父亲癌症属晚期,术后他不愿再化疗,癌细胞转移扩散后,更无法再化疗,我们只能尽心尽力陪伴他走完人生最后一程。

这一年多的陪伴过程,既短暂温馨,也漫长难熬。我们和父亲都非常珍惜最后的紧密相处时光。先后陪他到南京、扬州等地景区游览,经常买蓝莓、猕猴桃和苹果等据说有抗癌效果的各种水果让他吃。我也用手机悄悄地拍下了不少父亲的生活小视频以作永恒的纪念。这期间,我们既非常震撼地看到癌细胞的巨大破坏力,也受到深刻的生命教育和灵魂洗礼。

对自己的病情,父亲似乎早有预感,也很坦然。我们一直瞒着他、没明确告诉他是啥病,他也配合我们善意的隐瞒,双方都心照不宣。父亲不仅前所未有地向我回忆了他的成长故事、敞开心扉说了很多心里话,而且提前把他的身后事与我逐一交待、从容交接。我有时流露出对父亲病情发现迟、手术晚的深深自责,父亲却反过来宽慰我,说“生有时、死有时”,一切皆为命运安排。可能正因为对死亡的态度比较平和平静,父亲才走得宁静安详。

坚强是父亲的一生特点。父亲4岁丧父、14岁丧母并正式参加生产队劳动,到大运河工地挑土。苦难的童年和少年,磨砺出父亲的坚强性格。癌症术后麻醉药效过了,他疼得满头大汗,不吭一声。病情复发后,饱受疼痛折磨,为避免对止痛药的过度依赖,他宁愿疼得咬紧嘴唇不出声,也要节制用药。我鼓励父亲:与病痛斗争的万里长征仅剩最后一公里了,希望他挺过元旦、熬到春节。可父亲支撑得太久、实在撑不下去了。回过头来看,这何尝不是父亲的一种解脱呢?但愿天堂不再有病痛。

父亲是个特别自觉的人。即使在生病期间,他也尽量不麻烦别人。在医院,我们花钱找了护工。每当我们喊护工时,他都劝阻我们,说护工挣钱不容易,一人要照料几个病人呢。术后回家,他也是能自我料理尽量自我料理,直到不能下床为止。此前我多次要陪床,与他睡一起,都被拒绝。父亲预感来日无多,有时自己骑三轮车带母亲到老家附近转转,他说要记住这人世间的“青枝绿叶”,记住这眼前熟悉的一切。我要开车带他逛逛,他也不肯。我每次回老家看他或打电话给他,他都反复对我说:“我吃得饱、睡得着,不要把我放在心上。”

父亲是一个祖祖辈辈种田的普通农民,他有着中国人的那种勤俭、善良、朴实、坚强和自觉自爱等优良品质,这也是父亲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。父亲虽然走了,我们将传承他的优良品质,照顾好母亲,教育好子女,做好本职工作,让他在天堂安心安息。

如今,老家的那棵桂花树居然奇迹般复活了,其顽强的生命力不正和父亲的坚强性格一样吗?每年桂花树花开时,芬芳的花香飘进父亲生前的屋内,一如父亲未曾离去的气息,父亲的品格也犹如这花香沁我心脾,久久不散。那时的我,耳畔似乎又响起了父亲那句“我吃得饱、睡得着,不要把我放在心上”,泪水随之模糊了双眼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