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布鞋情深

体育网 2020-04-01 13:03

母亲离开已10年有余了。夜阑更深之际,思念漫上心头。角落里的一双布鞋,掸落灰尘,捏在手里,仿佛掂其沉重往事。

我穿过多少双母亲亲手做的布鞋,怕是难以尽数了。每次穿上布鞋,那种轻松、踏实,是现在的城里人所远远无法体会的。

记得二十多年前我在读师范,年迈的母亲在灯下连夜赶制,然后一大早就将一双崭新的布鞋塞进了我的行囊。我见母亲满眼血丝,心中顿时涌起一种说不出的酸涩。

穿上母亲亲手缝制的布鞋,走在学校的林阴小径、县城大街小巷的水泥路上,步履轻健,了无声响,一点儿也不张扬。我喜欢这样的感觉。

记忆中,那时老家的妇人们几乎人人会做布鞋。外公是当地一个著名的裁缝,母亲是家中老大,很小年纪便跟着外公学手艺。村里的大姑娘,刚过门的小媳妇,邻里婶子大妈,常到我家索取鞋样。用我母亲剪的鞋样做的布鞋,总是俊俏俏的,穿出去惹来一大串羡慕的目光。

初冬飘雨飞雪时,母亲夜夜坐在火炉边,为新鞋上线。外面雨打瓦檐,雪扑窗棂。母亲对着昏花的油灯,长一针,短一线,手冻僵了,放在火炉上烤一烤,继续忙到夜深。有时鸡打鸣了,还未休息。

一进腊月,在裁缝铺子忙碌的父亲,在读高中的大哥、二哥、三姐还有最小的我,全家人的新鞋做好了。为使新鞋不夹脚,母亲给新鞋一一上楦,且放到阳光下晾晒。新年,我们穿上新鞋访亲串友,无论走到哪家拜年都免不了受到夸赞。

想念母亲,我常常生活在一种刻骨铭心的思念里。仅剩的一双布鞋,我也洗净了,收藏起来,这是母亲留给我的唯一遗物。我让回忆“穿”上它,走回梦里,于黄昏灯前,在烟气腾腾的灶旁,在老屋繁阴的洋槐树下,在满园青绿的菜畦边,在波光粼粼的池塘岸,去看一看我那一生勤俭的母亲。

标签 布鞋 情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