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我的外婆

体育网 2020-04-02 06:47

外婆中年丧夫,家丁不旺,在我幼年时,就嘱咐我:要成龙,不要成虫。

记得我虚六岁时,外婆力主把我送到对门印家接受启蒙,后又送到老秀才陈熙台那里接受严格教育。幼时的我还听外婆讲过许多民间俗语、故事,至今记忆犹新。

晚年的外婆生活拮据,每况愈下,但仍然那么疼爱我。1959年冬,我因胸膜炎住院治疗,她常去看我。那是个下雪天,她送去我爱吃的肉圆。常年不知肉味的她为此要花去多日的伙食费。我让外婆不要再送了,望着她颤巍巍的背影,心里满是酸楚。想不到,这竟是她为我最后一次做菜。

1960年春天闹饥荒,我去看望外婆,她说没什么毛病,就是打不起精神。外婆跟我说起了自己的艰难岁月,草行毛二爷不收她买引火草的钱,王家“舅母”的老公去世多年,丢下一窝伢子,自己的生活过得结结巴巴,还常送些食物给她充饥。外婆说,这些事你要记住,日后由你去还人家的情。

这一年夏,我写了一篇文章《毕业证书和奖状》,在《江苏青年报》上发表,拿了2元稿费,全给了外婆。我准备买点点心给她吃,她说,不行,太贵,不如把钱给她好买“计划米”。我又把身上的一块五毛钱给她。

不料,外婆走了,走在我生日的前一天。待我赶到外婆那间破屋,王家“舅母”在帮助料理后事,外婆已下葬了。次年清明节,我去祭拜外婆,默默地念想着她。

标签 我的 外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