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“苦一点怕什么”

体育网 2020-04-02 14:38

外婆在世时,就是种些田,偶尔钓钓虾。她还有一个重要任务,就是帮自己的儿女照应孩子,我们这一代,外婆大多数带过,我的姐姐就是外婆带大的。不但如此,外婆还常常接济我们家。听妈妈讲,生养姐姐和我时,家中比较困难,有时候吃上顿愁下顿,外婆就用卖虾的钱买些米送给我们家。

我十一二岁那年夏天,有一天,妈妈从鸡窝中捉了一只最大的公鸡,又摘了两条新鲜的瓠子,让我送给外婆吃。我走到山墙边,妈妈突然大声喊:“到那块把瓠子舔下子,苦的不能要哦!”

刚到外婆家门口,外婆忙不迭地深一脚浅一脚跑出来,“是小军吧?”夏天的太阳早上就很辣,外婆边问边用手掌遮住额头定睛对我望,确认是我时,一把抓住我,“我乖乖、我乖乖,我肉哎!”

我和外婆开始做饭。鸡子煨到八成熟,满屋飘香,我开始刨瓠子。刨之前,我想起妈妈的提醒,咬了瓠子的根部一小口,甜润润的;另一条瓠子不用咬了,一根藤上长的,肯定也不苦。吃饭时,外婆照例把鸡大腿夹给我吃,我很享受地一口下去,奇苦无比,心里本能地“咯噔”一下。外婆赶紧问我怎么了,我说:“坏了,瓠子是苦的。”另一条我没有尝一下,居然真是苦的。我非常后悔,脸上火辣辣的,差点哭下来。此时,我多希望外婆狠狠批评我一顿。可外婆一个劲地安慰我:“乖乖,没事,苦一点怕什么?”

我高考落榜后,没找到理想工作,老大不小还没有谈对象,妈妈很着急,外婆倒很乐观,反复劝妈妈说:“二丫头,船到湾头直,火到猪头烂,功到自然成。我那时候那么困难,都把你们拉扯大成了家了。”我听妈妈和小姨娘说,外公50岁去世,那年外婆49岁。大姨娘28岁,在上海打工。大舅舅20岁,在旧港读书。妈妈17岁,已参加生产队劳动,还要下滩田打柴。那一年,三姨娘13岁,小舅舅11岁,小姨娘8岁。外婆拉扯这一帮孩子,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扛了多少生活的重负啊!她硬是一个人挺过来了。原来这“船到湾头直,火到猪头烂,功到自然成”是外婆艰辛经历的总结啊,是外婆心中的灯塔,更是外婆坚韧的意志、不屈的信念。

1995年4月,外婆因患脑溢血离开了我们。当年7月,我收到招干考试录取通知书,特地到墓前把这一消息告诉外婆。每当我工作上、生活上遇到难题甚至有过不去的坎时,我都会想到外婆当年的这些话,心中就充满了自信,充满了力量。

标签 一点 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