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我的爷爷奶奶

体育网 2020-04-05 05:24

由于疫情,今年清明无法去墓园祭慰已逝的亲人,但我心里始终思念着两位至亲——爷爷和奶奶。

爷爷一辈子忠厚老实,无论少时在乡下放牛,还是成年在城里做工,他都是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。爷爷对我的疼爱深厚真切。每日临近放学,爷爷总要站在窗前守望。每个夏日,总会为我凉好一壶白开水。当我捧回奖状,他笑得那么开心。

难忘爷爷在弥留之际,颤抖的手缓缓从被子里伸出,费了好大劲,勉强比划出“七”的手势。他在床下藏了七百元钱,留给我上初中时买自行车用。爷爷没能亲眼看着我骑车去上学,更没看到我中考、高考。那个初夏的午夜,爷爷走到了尽头。

我的奶奶虽生在世家望族,但她的上学梦却被外曾祖父的旧时封建思想无情击碎。聪颖的天资没能用在读书上,只得练就精美艳丽、无人不赞的女红。然而,她的一生却不像她的绣品这般明丽绚烂。童年丧母、少年家败、青年丧子、中年患疾,残酷的命运将奶奶折磨得骨瘦如柴、眼神哀怨。年方不惑,已是枯槁,憔悴不堪。明镜里,早已不见奶奶少女时代的花容月貌。病中的奶奶用枯瘦的手指摩挲着双颊上岁月的刻痕,心中之苦不言而喻。出身贵族、眉目清秀、聪明灵巧的奶奶,历尽丧亲之悲、家衰之恨、贫穷之困、卧病之痛。那天,在医院走廊里椅子搭成的临时病床上,她永远地睡下了。

清明的霏霏细雨还未下,但我心中对亲人的思念之雨已打湿双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