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手机网站 > 正文

大国津渡!这里是瓜洲……

体育网 2020-01-12 23:45

瓜洲泵站

杜十娘广场

编者按 

留住乡音、乡思、乡风,望得见山、看得见水、记得住乡愁。在刚公布的第四批《中国名镇志》中,全国15部,《瓜洲镇志》成功入选。古镇瓜洲,在新时代续写传奇——

在中国的历史地理版图上,瓜洲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文化地标——万里长江东流,千里运河纵贯,两条中国黄金水道的大十字交汇点上,唯一的中国古镇就是江北的扬州市瓜洲镇。

瓜洲渡是千年瓜洲的灵魂所在。在长江东流千万年不断生成和并陆的沙洲中,没有哪一个沙洲享有瓜洲的独特。因为它背靠的是世界运河名城扬州。因为唐代瓜洲与长江北岸的并陆,封堵了从春秋到隋代开凿的大运河最早的一段——邗沟的通江口门。唐开元年间,从原邗沟的江口扬子津向南穿过瓜洲的洲地,新开了一条长达25里的大运河南延段——伊娄河,其新的入江口门就形成了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津渡之一——瓜洲渡。

01

瓜洲古渡是中国漕运的命门。瓜洲面对长江,左右逢源,扼守着长江与运河的锁钥之地。南粮北运至京城,海盐西运至内陆。隋唐之后的瓜洲,无论哪个王朝的安危都与它紧密相关。中国历史上的都城大多在北方,西安、洛阳、开封、北京,某种程度上,这些王朝心脏的血管就是这条运河,而瓜洲便是这条血管的中枢。湖广稻米、江南丝绸,还有苏杭美女……这一切都是从这里沿运河北上进入都城的。

鸦片战争中,英国人为了要挟清政府,发起“扬子江战役”,其所实施的战略就是进入长江,攻占镇江,封锁瓜洲渡口,扼住清政府漕运的咽喉,切断中国漕运的大动脉,迫使清政府接受其侵华的利益诉求。

在1958年大运河改道之前,瓜洲一直是南来北往的必经之路,扬州的运河入江门户。虽弹丸之地,却能“瞰京口,接建康,际沧海,襟大江”。

作为交通枢纽、商业重镇、人居佳境的瓜洲,百业兴旺,富甲一方;瓜洲虽非县城,却以五省通衢、漕运要道、防江控海重地,在历史上建有瓜洲城,设置有行省、都督府、江防同知署、管河通判署等重要的国家机构。如此完备格局,在全国独一无二,故有“长江运河第一古镇”和“江北第一雄镇”之称。

即使在清末民初,漕运退出历史舞台,新兴的津沪铁路一定意义上代替了运河的功能,但瓜洲与镇江、扬州两座城市水陆连接的功能还在,它依然担负着整个淮南经此过江抵达镇江、连接江南铁路的水运中转作用,运河入江口的功能依然没有完全丧失。新兴的煤业一度代替了过去的漕运,古运河入江口的船只桅杆,就像森林一样。民国时期,瓜洲的沈家场,如同北京的天桥、上海的城隍庙、南京的夫子庙、扬州的辕门桥,彼时的瓜洲依然“万商云集”。

02

如果说玉门关是汉唐通往西域的门户、重要军事关隘和丝路交通要道,那么瓜洲就是中国长江水上的玉门关。不论是经济意义上还是军事意义上,都是如此。

在相当程度上,隋唐以后历代都城的生命线维系在瓜洲渡口的樯桅上。北兵南下,长江天堑是一道冷峻的休止符,瓜洲是长江下游的战守要地。瓜洲一失守,粮道一断,京城就危在旦夕。在统一的和平年代,瓜洲是运河航运繁忙、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;在国家分裂、南北交战之时,瓜洲就是扼守半壁江山的江防军事要塞。

“楼船夜雪瓜洲渡,铁马秋风大散关”,陆游的诗句,对瓜洲战略地位作了形象的描述。在陆游诗句的背景中,瓜洲江面演绎了一场场在中国历史上气壮山河的水陆之战。这些血与火的兵戎相接,在瓜洲化为激越的诗篇。诗人洪烛说,瓜洲是长江上的第二个“赤壁”。

03

古往今来,大运河就像一条文化走廊,众多的文人骚客在瓜洲过往。骆宾王、李白、白居易、张祜、李煜、王安石,还有刘禹锡、苏东坡、陆游、杨万里……他们都给瓜洲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行。仅仅是古代吟咏瓜洲古渡的诗篇就有近万首,这在中国所有的古镇中极为少见,瓜洲古渡因此享有“诗渡”的美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