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bet体育 > 国际 > 正文

父亲写对子

体育网 2020-01-29 19:08

在我的记忆中,进了腊月门,老家堂屋的箱柜上,一卷卷对纸也随着日子一天天增高起来,十里八村的乡民在裁好的对纸背面标上“大门条幅”“厢房门幅”“后门条幅”“猪圈门”等等。然后用一根细线扎起来,再号上主人的尊姓大名,趁着早晚送上门来,有时父母不在家,他们就叮嘱我们这些孩子“请严老师帮我家写下对子”。

我的父亲是教师,平时工作很忙,白天根本没时间,写春联都是起早贪黑,忙起来经常写到凌晨一两点。写春联对于父亲来说并非难事,但可苦了我们,因为要帮父亲捺对纸,铺对联。腊月天气寒冷,墨迹难干,家里不大的地方,到处铺满了红彤彤的对联,家人走起路来也不方便。母亲难免抱怨:家里的油瓶倒了也不扶,帮人写春联,经常带通宵,一个大工还要搭上小工。每当此时,父亲也感到心有愧意,他总是憨厚地笑笑说:“这一年到头的,人家也想图个吉利,如果不答应人家,人家心里不开心,年也过不好。”

父亲帮人写春联不仅要花费墨水,有时还要倒贴纸张。过去,店里只有一角五分钱的小瓶墨水,而一瓶墨水根本写不了多少对联。为了节省费用,父亲便拿出自己的砚台让我们帮助磨墨。我们这些小孩子白天贪玩,晚上瞌睡,可协助父亲写春联一忙就是半天,为此,经常累得腰腿酸痛。一旦断了墨水,父亲还要冲我们瞪眼睛,大呼小叫。我们不敢当面顶嘴,只能在心里犯嘀咕。为了防止出错,父亲每年都要自费多备几张红纸。

父亲帮人写春联,从不图回报,如果说有什么回报,最多偶尔一根烟而已。如果是妇女或小孩子送对纸上门,就什么也没有。多年来,写春联几乎成了父亲每年的一件分内事。听母亲说,有一年,父亲的汗衫坏了,去周姓裁缝店请求缝补,周姓老板竟要三毛钱。回家后母亲对父亲说,你帮他写了几十年春联,从来没有收过一分钱,请他补个汗衫还要收钱,父亲听了只是苦笑。

俗话说:能者多劳。也许因为父亲几岁时就“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”,练就了一手好字,才惹来这么多“麻烦”。值得庆幸的是,因为写了几十年春联,父亲的书法也大有提高,这也算是一份意外收获吧。让我不解的是,父亲不喜欢摘抄,常常即兴创作。为此,他经常绞尽脑汁,有时甚至彻夜难眠。

不过,父亲写春联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份小确幸,每当我们走村串户,看到人家门庭上春联熟悉的大字,心中便油然而生一种自豪。

标签 父亲 对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