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bet体育 > 国际 > 正文

成莉:筝博士,艺天下

体育网 2020-01-02 18:36

民族的,世界的。

对于任何一门艺术来说,越具有独特的民族性,往往更富有广泛的世界性。音乐,更是如此。从山东到陕西,再从扬州出发,前往韩国,成莉的古筝艺术道路,走得要比一般人更为宽广。正在读博士的她,也致力于用自己的艺术,陶冶自身,培养学生。

山东筝韩门六载

陕西筝樊门精进

和很多小女孩一样,在成莉小时候,父母就想为她选择一门乐器,能够陪伴一生。最终,一家人都选择了古筝。

5岁时,在家人的推荐下,成莉就跟随山东艺术学院的韩廷贵先生学习,门下六载。第一次去学筝的时候,因为个子小,必须站在凳子上,才能够得到古筝。之前并没有听过古筝的声音,第一次听的时候觉得好听极了。第一节课,韩老师教认弦,就像是一个游戏。每学一个新的指法、新的技术,就像是搭积木、盖房子,特别有成就感。所以每当幼儿园下课,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主动去练筝。父母从不逼着她去练古筝,每次都是她自己想练。

学筝的时光,是童年非常美好的记忆。无论是韩廷贵先生,还是后来跟随的赵林老师,他们都很会启发小朋友对音乐的感知,无论是示范还是歌唱,都能够感同身受。第一次登台,是参加一个比赛,当时年龄很小,上台时还要下面垫一个小凳子,站在上面演奏。小皮鞋穿着,站在上面,还有点不稳。想想那个样子,很有意思。

到了2003年的时候,成莉考的是西安音乐学院附高,跟随樊艺凤教授学习,后来升入大学,继续跟随樊老师学习。研究生的时候是在中央音乐学院,跟随李萌教授学习。

扬州大学教音乐

前往韩国再深造

硕士毕业后,成莉就来到扬州大学教书。扬大音乐学院的领导非常支持青年教师去进行更深的学习,这给了她很大的动力,读博也是一直都在思考的事情。一直以来,她的专业都是演奏方向,那么,对于读博的专业和方向来说,一直希望是跟演奏能结合在一起,可以拓宽原来的视野。

在读书的时候,会有中日韩这样的一些交流音乐会和讲座。古筝、伽倻琴、KOTO也可以说是“东亚三杰”,那时候就有接触到,但并不深入。而且直接申请演奏博士不容易,一般都是要再从硕士开始读,所以她一直也在等待机会。到了2018年,正好扬州大学有一个读博的机会,并且她也顺利申请到了韩国全北国立大学的伽倻琴演奏方向。

在韩国,成莉的专业是伽倻琴演奏方向。对于古筝演奏者而言,伽倻琴虽然形似,但“神”不似。比如伽倻琴需要用自己的手指去演奏,刚开始的一年,都是磨泡、变血泡、泡破,这个周期不断重复。散调伽倻琴也是要坐地盘腿而弹,一个作品一般都是要演奏一个小时,腿常常会麻木,对于记忆力也是一种挑战。在学习传统作品时,不同于之前,上课是非常传统的“口传心授”式,乐谱的地位会弱化,非常强调听、感受力和瞬间记忆力。更重要的是,它所呈现的音乐形态和内容,也就是“神”,还是有极大的区别。所以要对韩国音乐乃至韩国文化有了解和研究,才能把“神”演奏出来。

他山之石,用于攻玉。成莉是想从韩国的传承和发展中,学习和反思很多东西,回归到古筝之中。如何保持传统,如何进行创新,在历史的长河中,两种乐器如何相互影响,这些也是她去读伽倻琴专业所思考的。

喜好曲目渐变化

永远都在学习中

成莉学习古筝,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喜好。比如很小的时候,喜欢右手演奏多的曲子,因为左手按弦很痛。到了青少年时期,特别喜欢弹最新的曲子,挑战最新的技术,不断想突破自己的手速,喜欢现代无调性作品。再后来,大量接触印象主义风格的音乐之后,开始喜欢和声很棒的作品。而到了现在,反而返璞归真,逐渐喜欢更有韵味的传统筝曲。

学业和爱好不会像鱼和熊掌,如此不能兼得。但爱好是需要时间不断积累完成的,会占用到时间的比例分配。所以合理分配时间,使效率更高效,会比较有效。在成莉看来,学业和古筝是相互促进的关系。比如说,古筝弹得好绝非只存在于技术层面,更深层次的文化,一定是需要不断学习的。诗词让你有了更多的意境和想象力,理科使你在感性的同时,可以进行理性的分析。练琴中的那些坚持、韧性、思考,也会对学业有促进作用。

成莉是学生,同时也是老师。她希望学生既相同又不同,相同的是他们对于音乐的热爱和一生以古筝为挚友,不同的是希望他们都能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和对音乐的自我认知,所以她鼓励学生不仅仅是进行古筝或者是音乐这一领域的学习,他们可以向更多的领域中去探求。对于技术而言,那就是强化科学性、系统性,可以练习到在毫无技术压力的情况下,绽放音乐。在教学中,成莉更多的是在于启发,在于激起学生的想法,去分享她的思考,而不仅仅是让学生停留在自己的认识中,他们可以拥有更广阔的天地。她希望,自己和学生们可以一起“一直在学习”。  记者 王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