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bet体育 > 国际 > 正文

委屈的细君

体育网 2020-03-14 06:33

■周游

唐代李颀《古从军行》诗中有句“公主琵琶幽怨多”,许多读者以为诗人咏叹的是王昭君,其实不然,而是刘细君。

刘细君的身份地位可谓显赫:高祖是汉文帝刘恒,曾祖是汉景帝刘启,祖父是汉武帝刘彻之兄江都王刘非,父亲是承袭江都王王位的刘建。因此,刘细君是刘彻嫡亲的侄孙女,是真正具有皇家血统的宗室之女,是名副其实的皇室公主。刘彻为结好乌孙(今伊犁河上游流域),封刘细君为江都公主,下嫁乌孙国王昆莫,是早于昭君出塞的第一位“和亲公主”。

乌孙,中国古族之一,以游牧为生,与汉距离遥远。据《汉书·西域传》记载,刘细君出嫁时,刘彻“赐乘舆服御物,为备官属侍御数百人,赠送其盛”。一到乌孙,细君公主就将陪嫁物品分给百姓,备受朝野崇敬和爱戴,尊称她为乌孙公主。因为细君公主皮肤非常白嫩,乌孙百姓爱称她为“柯木孜公主”,意思是说她的皮肤像马奶酒一样雪白。

当时,因为语言不通,水土不服,习俗不同,加上与昆莫的年龄差距,刘细君孤苦悲伤,分外思念乡亲,故作《悲愁歌》:

吾家嫁我兮天一方,远托异国兮乌孙王。

穹庐为室兮旃为墙,以肉为食兮酪为浆。

居常土思兮心内伤,愿为黄鹄兮归故乡。

读了《悲愁歌》,刘彻也不禁为之感动,非常担忧刘细君的处境。于是,每年都派遣使者给刘细君送去锦绣帏帐。有感于此,宋代诗人刘克庄曾写了一首《乌孙公主》:

玉座吞声别,毡车触目悲。

如何汉公主,去作虏阏氏。

汉宫美女如云,刘彻为何偏要选自己的侄孙女去和亲呢?事物的发展,因果相连。据史书记载,元狩二年(公元前121年),继淮南王刘安、衡山王刘赐之后,江都王刘建及其妻成光也同样在一场宫廷政变中以谋反罪名被赐死,并且被夷三族。然而幸运的是,细君在这场政治斗争中却得以存活,幸免于难。刘彻之所以选择细君远嫁异邦乌孙,一则是细君尚未婚嫁,且继承了皇族的真实血统,又为罪族之后;二则是她所具备的那种皇家风貌、气质是其他宫女妃娥所难以比拟的。第三,选择自己旁系宗室之女,也可以继续削弱各诸侯王的势力,而选择细君,则可以给其他诸侯作以警告,刘彻对于巩固皇权是不惜一切代价的,尽管江都王已惨遭灭门,其女亦不会逃脱罪责。

话说回来,昆莫年老,他的儿子早已去世,于是他决定让孙子岑陬继承王位。按照习俗新王要继承旧王的所有妻妾。刘细君无法接受,请求刘彻准其归国,而他答复却是:“从其国俗,欲与乌孙共灭胡。”(《汉书·西域传》)刘细君只得尴尬地继承岑陬。一年以后,刘细君为岑陬生下一女名少夫,因为产后失调,不久便忧伤而死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刘细君不仅善于写诗,而且精通音律,是乐器琵琶的首创人。晋人傅玄《琵琶赋·序》对之考证甚详:“汉遣乌孙公主,念其行道思慕,使知音者裁琴、筝、筑、箜篌之属,作马上之乐。观其器,盘圆柄直,阴阳序也;四弦,四时也,以方语目之,故曰琵琶,取易传于外国也。杜挚以为兴秦之末,盖苦长城之役,百姓弦鼗而鼓之,二者各有所据,以意断之,乌孙近焉。”石崇《明君词·序》申傅之说:“昔公主嫁乌孙,令琵琶马上作乐,以慰其道路之思,其送明君亦必尔也。”唐人段安节在《乐府杂录》中也明确指出:“琵琶,始自乌孙公主造。”由此可以看出,刘细君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。

现代国学大师刘师培曾写了一首《乌孙公主歌》,诗云:

胡筝拨怨黄金徽,尘毂凝香纰罽帏。

镜里青鸾知惜别,歌中黄鹄宁羁飞。

狼望春花雪絮积,龙堆秋草阳晖稀。

到此应输青冢骨,芳魂犹共珮环归。

平心而论,作为汉朝与乌孙的第一个友好使者,刘细君积极联络乌孙上层贵族,促使乌孙与汉朝建立了巩固的军事联盟,初步实现了联合乌孙、遏制匈奴的战略目标。

标签 委屈 细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