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bet体育 > 国际 > 正文

塘头小桃源

体育网 2020-03-15 10:46

塘头作为扬州东乡的鱼米之乡,人烟稠密、风清水秀了。作为一大望族的塘头于氏,在当地名震一方。其小桃源与鹤皋草堂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去处。正如《江都县志》云:“于氏世居塘头村……昔人方之小桃源。”

于氏家族自于谦腰斩以后,为避株连,其中一支从杭州辗转逃到苏北塘头后,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努力,到于羹弼时,便成了塘头于家一位崭露头角的代表人物。

明末崇祯年间,清兵逼近山海关,明王朝岌岌可危之时,于羹弼在于家自建的关帝庙中引领百姓焚香膜拜。他这是在弘扬关羽的忠义精神,昭示乡亲们共赴国难,企图以此来力挽大厦于将倾。

明亡后,他在小桃源内不问世事,与书画为伴,潜心苦读,并将自己与子女伴读的草堂命名为“鹤皋草堂”。

鹤皋者,鹤鸣九皋之谓也。乃取鹤虽居于水泽深处,仍鸣声高昂,是以喻隐居之贤士也。而于羹弼自己,就正是这世外“小桃源”中身虽隐而名则著的贤士。

于羹弼的这一系列举动,得到当时扬州不少鹤鸣之士的赞赏,如魏氏三子(际瑞,禧,礼)、王正子、吴嘉纪、费密、谈自省等人,他们与之过从甚密,常常来此觞咏不绝。侍讲学士法时帆为“鹤皋草堂”题额;“丹青妙一时”之山水画家李辰陬,为小桃源绘制《桃花源图》;魏禧则撰写了《桃花源图跋》;吏部尚书谈自省也欣然“浣手挥毫”为关帝庙撰文纪事,“乐志一时之盛”!其文化氛围不仅在当时而且对后世都影响匪浅。

于氏小桃源,据明末遗民、从江西宁都流寓江都的魏禧在文中所说:“于君兄弟家扬州之塘头村,村去龙耳河一里,四面皆水。河岸夹植榆柳,水中央竹木亭台,其风景亦颇与桃源似”,其“山水,田畴,林舍,……丹碧攒簇而气韵萧古”,“国变时扬属罕宁土,独是村土恙”。虽然于氏小桃源并未留下其他文字资料,但据魏子之文,我们依然可以窥其一斑了。

陶渊明的“桃花源记”,本五柳公寓言,为无有是处。为什么塘头于家却要以“小桃源”来命名呢?魏禧在文中点明道:“以为人生当乱世,祸来无方,虽积铁为室,有不可幸免。惟居心宽厚光明,无罪于天与人,则随其所之,城市山泽,无往非桃源者。”这其实反映了当世乱如麻、政乱如粥的鼎革之变时节,塘头于氏希翼族人心不为形所役之企盼。

由于年代久远,又历经战乱,塘头于氏之“小桃源”早已湮灭。但却在塘头镇塘头村留下了“花园组”这样一个历史印记,让人怀想。

标签 头小 桃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