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bet体育 > 国际 > 正文

妻子祭扫“衣冠冢”65年 烈士究竟长眠何方?

网络整理 2019-04-09 10:01

 妻子祭扫“衣冠冢”65年 烈士究竟长眠何方?

沈江江绘

 妻子祭扫“衣冠冢”65年 烈士究竟长眠何方?

朱学顺的小儿子朱春林

 妻子祭扫“衣冠冢”65年 烈士究竟长眠何方?

 妻子祭扫“衣冠冢”65年 烈士究竟长眠何方?

朱学顺的烈士证明书永富摄

编者按

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,也是扬州解放70周年。

70年风雨兼程,70年岁月如歌。70年来,新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,扬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将70年的历程视作一条道路,这首先是一条重生之路。无数烈士为了新中国的成立,抛头颅、洒热血,换来了中华民族的涅槃重生。如今的我们,无法也不能忘记他们——寻找烈士,让烈士回家,让他们的形象与故事重新鲜活起来,是无数烈士后人的愿望,也是作为主流媒体的责任与使命。

即日起,扬州晚报融创中心推出“新中国成立70周年”大型融媒体报道,首先为您奉上的即是“重生之路·寻找烈士”大型融媒体行动,寻找为扬州解放捐躯的烈士遗物遗骸,迎接牺牲在祖国各地的扬州籍烈士“回家”。

如果您是扬州籍烈士的后人,或您知道与扬州有关的烈士的故事,请您为我们提供线索。

“母亲生前有两个遗愿,我就是其中一个。”宝应西安丰镇花亭村今年80岁的朱春林说,他现在已被列为“五保户”,由村里照顾;谈及母亲另一个遗愿,那就是寻到烈士父亲的遗骸。1945年朱春林的父亲朱学顺牺牲后,母亲埋了一套军服,守着“衣冠冢”,领着他们祭扫了65年直至去世。

丈夫牺牲

她带着两个儿子到东台寻找

今年80岁的朱春林,小时患有小儿麻痹症,两腿细弱不能站立。谈及父亲朱学顺,他对父亲的印象比较模糊,印象最深的,是父亲牺牲后,母亲带着他们哥俩去东台寻人的经过。

朱春林回忆,1945年,母亲得知父亲在东台汀溪牺牲后,就带着8岁的哥哥和5岁的他,赶了十多天的路,才到达东台。战乱中,母亲找到了父亲生前的部队,一位连长派人帮他们寻找父亲的遗体,找了三天,最后还是没有找到。

“我问母亲当时为何不继续寻找,她说不想继续给部队添麻烦。”朱春林说,当时部队忙于战事,母亲朱杨氏就想带他们哥俩返回宝应。听说他们要离开,一位连长找来一套旧的新四军军装,送给母亲留作纪念。后来朱春林才知道,父亲牺牲前是新四军某特务连副班长。

“父亲牺牲前的情况我们知道得很少,只听说当时仗打得很惨烈。”朱春林说,从那时起,母亲就独自拉扯他们哥俩长大成人。

感动村民

她给丈夫“衣冠冢”祭扫了65年

“村里人都很佩服朱杨氏,她90多岁才去世。”今年80多岁的村民杨宝贵,对朱春林一家非常熟悉,朱杨氏祭扫65年“衣冠冢”的事迹,更是感动乡邻。

曾当过村干部的杨宝贵说,朱杨氏回到村里后,在老家找了一处地方,将带回的旧军服埋了,建了一个坟冢,纪念牺牲的丈夫。从那时起,每逢清明,朱杨氏就会带着两个孩子给丈夫祭扫,一直坚持到她2010年病逝。

“她一直未改嫁,20多岁就守寡了,无论生活多艰难,都一个人扛了下来。”杨宝贵说,当时在生产队干活,朱杨氏像男劳力一样,拖板车、扛水泥、忙农活……

在杨宝贵的印象中,朱杨氏极少向政府提及家中的困难,村民见她一个人不容易,曾劝她改嫁,但她担心改嫁后若对方对两个孩子不好,对不起牺牲的丈夫,也对不起烈士的后代。

为丈夫祭扫65年,乡邻对朱杨氏充满着敬佩。很多人都知道,她的丈夫朱学顺24岁时参加了新四军,参加过多场战役,牺牲在东台汀溪,尸骨一直未找到。

两大遗愿

病儿有人照顾,丈夫魂归家乡

朱杨氏一直牵挂着牺牲在异乡的丈夫朱学顺,日子稳定后,也曾想过去东台寻找丈夫遗骸埋葬处,但最后终未成行,成为遗憾。

母亲没有成行的原因,杨宝贵很清楚,她要照顾两个孩子,一直脱不了身。大儿子朱春荣10岁那年,腿上生疮,可见骨头,朱杨氏带着孩子四处求医,后在同村人的帮助下,去上海才治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