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bet体育 > 国际 > 正文

唐乃扬:继师学,抚烟雨

网络整理 2019-04-09 10:01

 唐乃扬:继师学,抚烟雨

 唐乃扬:继师学,抚烟雨

 唐乃扬:继师学,抚烟雨

公元前496年,鲁国。

季氏专政,上僭天子,下叛大夫,圣贤斥逐,谗邪满朝。孔子欲谏不得,退而望鲁,援琴而歌:“予欲望鲁兮,龟山蔽之。手无斧柯,奈龟山何!”

从此,古琴曲《龟山操》,名满天下,历经千年,流传至今。

时人习琴,由易入难。练指法,熟音律,常以《仙翁操》《秋风词》入门。回环往复,意短情长。月白风轻,清新淡雅。

唯有此处,琴音之中,常闻悲愤,弦中散出。入门之曲,为《龟山操》。师者,唐乃扬也。

书香门第,箫笛传家

书香门第,箫笛传家 

中国人是常说“缘分”的,似乎将一切得到或失去,都可以归结于“有缘”或者“无缘”。如此说来,唐乃扬和音乐的缘分,就有些命中注定的意味了。

唐乃扬出生于扬州的书香门第,父亲是当时鲁迅中学的老师。闲来无事的时候,经常听闻父亲在家吹奏一支单簧管,竹子制成,声音清越悠远。

彼时,唐家住在大东门街石灰巷26号。18号住着刘家,也有年纪相仿的少年,见面时常常点头微笑。相邻的院落中,常有笛声飞扬。觅了过去,就见邻人吹笛。响遏行云横碧落,清和冷月到帘栊。唐乃扬欲学,邻人也善教。不多时,已能指口相应,笛声婉转悠扬。此时,邻人却笑称,自己一直都是吹的“反手笛”,唐乃扬正吹,也能悠游柔转,左右皆逢源,乐赋早显现。

后遇良人,一见倾心。其父姓沈,名为鸿渐。他是一代箫笛大师,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,生于乱世,值此境遇,常感悲愤,无限感慨,寄情箫笛。闻其声者,无不如同江州司马,泪湿青衫。

若与笛声相比,箫声低回沉厚,却极具穿透力。唐乃扬时常觉得,听完一曲,时隔多时,仍在回味,无穷无尽。近听笛子远听箫,笛声之妙,如同珠玉溅盘,叮咚在侧。箫声之远,如同山谷回响,连绵不绝。

唐乃扬跟着岳父,不仅吹箫弄笛,也学制作,那些自然界的竹木,妙手制之,就能奏出美妙音符。

后来,唐乃扬又遇少时刘姓少年,负琴而行,神情自若。相问,才知这位刘扬,乃是出生于古琴世家。

原来,这世间千丝万缕的缘分,终究是要把唐乃扬推到乐器这个行当中来的。身在其中,他挑挑拣拣,最终的目光,落在了古琴上。

胡师裂帛,梅师绵长

中国古典乐器,既可单独成奏,也能相映成趣。琴箫和鸣,丝弦一拨,洞音一起,宛如天籁。常与苏菲合奏,至今也是经典。长此以往,也想一试,古琴之妙,高古之远。

经人介绍,拜于胡荫乾门下。那时学琴,多是前往师门求教。一辆自行车,穿越城市,也让春夏秋冬的轮转,都在古琴弦上纷纷滑落。胡老师授艺,限于当时条件,没有专业琴桌,就将琴搁放在八仙桌上,素手而奏。胡师劲道,如闻裂帛之声,穿云而来。琴曲都是口传心授,苦于无琴练习,回家途中,为了记谱,常以自行车车把为琴,练习指法徽位。

入古琴门,听高远曲,开始就是《龟山操》,再及其他。胡荫乾也曾和沈鸿渐同行,前往四川,参与古琴打谱,琴箫合奏,一曲《鹤鸣九皋》,似有仙鹤飞舞之姿,清亮之声直上云霄,技惊四座。回扬之后,意犹未尽,将其古谱,赠予唐乃扬。后来胡老师病逝,这份古谱,尤显珍贵。

待到刘扬从南京接回梅曰强,那间位于剪刀巷内的小屋,就成了扬州琴人趋之若鹜之地。至今,唐乃扬的脑海中,还能清晰地重构出那间小屋的布局。内是起居,外隔两间,梅老师时常在门口教琴。那时,梅老师一奏《梧叶舞秋风》,立于一旁的唐乃扬,就觉秋风萧瑟,满目桐叶摇落。至于《良宵引》《平沙落雁》《忆故人》等琴曲,更是意境悠远,意趣盎然。梅老师讲琴,也是深入浅出,弹琴之时,力道把控,尤为精准,梅老师就说,“如同起重机吊着数吨的重物,在物体表面上轻擦而过”。这种讲解,举重若轻,化繁为简,何等通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