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bet体育 > 国际 > 正文

文学大咖解读扬州文学创作现状创作需要更新装备

体育网 2019-07-14 09:27

扬州文学作品研讨会现场

文学,是一座城市的底蕴。26日上午,扬州市文艺创作引导资金项目文学作品研讨会举行,范小青、汪政、胡弦、育邦、韩松刚等文学大咖,以书为例,解读扬州文学现状。

泥土一样,种子各不一样

■范小青(江苏省作协主席)

写作是生长在泥土中的,种子是不一样的,浇灌、阳光、雨水都不一样,这就是自己对于文学的理解。十多年前,看到写农村生活,写劳作农具的,大家觉得很激动,因为很少。现在则是太多了,铺天盖地,也就审美疲劳了。生活在这个时代,就会带来不一样的刺激。不管生活有多丰富,写作是在生活之上设置难度,时代不同,理念也是不同的。自己在写现实主义的苏州老宅,理念已经更新了,如果还是原来的模式,进行不下去,就要寻找全新的写作路径。当写得顺手的时候,就要提醒自己,要变化,要改变,给自己设置难度。如何在生活中体现现代性,通过写作发现生活背面的东西。现在是写作的好时代,新旧交替,产生对接不住的缝隙,这种缝隙就是文学的种子。个人生活没有太多的惊心动魄,要学会和正常的生活不正常地相处。作家要敏感,才能敏锐。社会变化最大的在于人,比如手机对于人生活的改变,就有很多文学的种子,文学种子遍地都是,就是要发现。 

文学创作需要更新装备

■汪政(江苏省作协党组成员、书记处书记、副主席)

如今的文学创作,参与度、过程性、制作度都在提高,文学创作不仅是个体行为,而且汇聚众多智慧产生文学项目。文学创作者要对自己提出高要求,比如汤成难、王树兴、肖德林这几位作家,不像是这个地区作家写的,他们正在写出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。文学作品要有穿透力,勇于跳出原有的框架,就像打游戏,要不断更新自己的装备。   

【作品点评】

诗中有生活,也有美学

■胡弦(《扬子江诗刊》主编)

在庄晓明的诗集《诗与思》中,作者抓住了自己的美学追求,现代诗歌的创作,引入了很多的西方概念,对于“思”的方面比较薄弱,西方哲学对于诗歌的影响很大,比如哲学家尼采,本身就是诗人。庄晓明的诗歌重于发现,致力于新的体验。很多日常化的体验,通过“思”变成诗,在诗歌中证明存在。庄晓明已然寻找到了自己的语言,对于生命的证明,朝着生命中隐秘的陌生的感知,形成了一种洞见。整本诗集的语言比较成熟,诗并非一定要向大众去朗读,而是在内心中的声音,更接近日常说话的声调,充满了趣味感。通过诗歌,让自己与这个世界,产生了谦逊的关系。诗歌说到底,就是情、理、趣,要和重大的隐秘的内容产生关联,让读者产生兴趣。

周冠军的古体诗集《清溪集》,可用“不俗”来概括,上通古意。这本诗集就是放在古代人的诗集中,也分不出来。但是,诗人要去思考,古诗如何和现代生活产生关联?笔墨当随时代,在传承传统的基础上更多接触现代生活,古诗词是一种形式,对于现代生活是可以介入的,在古诗词中寻找到现代影像。古诗不仅要走进书斋,还要走进生活。

敏锐捕捉人与时代的关系

■育邦(《雨花》杂志副主编)

优秀文学作品必须是一个艺术品,既来源于生活,又有强烈的艺术创造。故事只是叙述的基准和核心,不能仅仅满足于一个故事,优秀的小说要远远超越日常的生活经验,获得艺术的表达。这种艺术的表达既需要丰沛的想象力,也需要革新写作手法。

汤成难的小说都很熟悉,在她这个年龄段,属于在全国都有影响的作家。她写小说有天分,比如在之前的一部《稻草人》中,写了一个哀婉的乡村故事,结尾让人非常感动。而《J先生》也保持着一贯的高标准。

王闻大的电视文学剧本《犼镇》,这是一段抗日故事,作品有气势,影视作品需要运动的轨迹,让观众对故事产生强烈的感受。虽然是抗日剧,但是不能通篇都是战争,还要有其他的剧情相互交织。

里下河文学的当代写作

■韩松刚(江苏省作协创研室)

张文华的《水乡人家》,在阅读过程中,可以读出有里下河写作的传统,有汪曾祺的味道。不仅有现代,还有古典细节,语言借鉴了古典章回小说,有一种独特的语言味道。当下小说有着明显的西方化倾向,这部小说则是去西方化,不疾不徐,娓娓道来。作家对于这片区域的理解很到位,小说表现了社会人物的包容性和兼容性。当然,长篇小说中的人物很多,但是要表达出鲜明的性格来,这篇小说的人物还是单薄了一些。而在小说叙事结构上,在日常的诗意中增加传奇性。